中国社会民主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10|回复: 0

ZT:为太平天国正名

[复制链接]

483

主题

501

帖子

209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5
发表于 2018-2-12 19: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太平天国正名
原创 2018-01-10 奴兮



《辛亥首义歌》中写道:"复我皇汉,完我自由,家国两尊荣”

或许生在和平年代的我们并不能理解被压迫与奴役的悲惨,更不能明白自由与尊严的来之不易。

满洲建奴,窃据中原二百余年,屠我同胞,去我衣冠,毁我典章,迫我汉人为其奴隶,任由八旗贵族蹂躏践踏,旗贵民贱,坐食我汉人膏血。有清一朝,汉人强、满人亡,保大清不保中国之策贯彻始终,防我为贼,视我为奴,削汉人之权利以赠洋人,保满清皇权万世不易。

有人言,清前期确为汉人之亡国期,而清后期,满汉相容,满清已归化于华夏,是故曾李之流,维护华夏道统;太平叛军,乃邪教叛乱,罪不容诛。

此言差矣,当儒家被异族改造利用,突破了华夷之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底线原则,而沦为异族统治奴役汉人的工具之时,华夏道统早已沦亡,曾李作为朝廷鹰犬,所谓的维护道统,不过是维护异族政权继续压迫汉人的合法权,以及披着孔孟外衣、实则愚化人民的伪儒伪道。所谓满汉融合,实乃谎言,满清汉化,更为欺世盗名之语,旗民不通婚,满人住在满城,汉人被圈禁在汉地十八省,满与汉从不住在一起,何谈融合?

而汉人地位真正得到提高是在太平天国之后,太平天国虽然失败,却成功暴击了满蒙八旗的势力,可以说是在甲申国难之后汉民族第一次震慑了清贼的灵魂,自此真正的鞑子军队势力衰微,满清不得不依靠汉人的军队与势力,所以汉人的地位才在满清一朝第一次有所提高。要记住,汉人的权利与地位,无不是汉人用无数的血肉之躯、用无数的鲜血争取来的,而不是靠满清奴隶主的施舍而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争取汉人的任何权利全靠我们汉人自己!

我无意洗白太平天国,但是终究不忍铺天盖地的对民族起义军的污蔑与侮辱,更不能忍受愚忠于殖民政府、压迫与屠杀同胞的汉奸受人追捧歌颂,那不仅是对英雄的亵渎,也是对惨死的同胞的亵渎,更是对整个汉民族的亵渎。

下面我将实事求是的以史料为依据,破除长期萦绕在太平军身上的几大谣言,以正视听。





一、邪教说
太平天国以洋教组织起势,起义过程中确有毁孔子庙、砸关帝庙等破坏传统的行为,但是如若据此来定性太平天国是宗教起义,妄图毁灭华夏道统,建立政教合一的洋教政权的话,那便是罔顾事实的欺人之语了。更有甚者,将太平天国等同于同时期的同治回乱,说两者都是邪教作乱的宗教战争,这就纯属信口雌黄了。

同治回乱的口号是“反清灭汉”、“杀光卡菲尔”,回匪所到之处,无不屠尽当地手无寸铁的村民,反清是假,灭汉是真,同治回乱无疑是一场针对汉人的种族仇杀,回匪所作之恶,西北各地县志亦多有记载;反观太平天国,虽以洋教起势,但其想建立的从来不是政教合一的洋教政权,太平天国的口号、告示、檄文等无不是喊着“扫灭胡奴,恢复汉统”的汉民族主义理念,如果真的是邪教叛乱,又怎会致力于恢复汉统?且太平天国军纪严明,从未有任何屠城记录(此处会在后面详细说明)。无论从理念还是行径上来看,太平天国都不是邪教叛乱,其与同治回乱更是有本质的不同。

当年洪秀全率领太平天国占领南京后,第一件事就是率领文武百官去祭拜明孝陵,称自己为不肖子孙,且誓要承太祖之遗烈,驱除异族,还我神州,太平天国诚乃坚定的汉本位!天国祭文曰:“不肖子孙洪秀全率领皇汉天国百官,谨祭于吾皇之灵曰:昔以汉族不幸,皇纲覆坠,乱臣贼子皆引虎引狼以危中国,遂使大地陆沉,中原板荡,朝堂之地,行省之间,非复吾有,异族因得以盘踞,灵秀之胄,杂以腥膻,种族沦亡二百年矣。秀全自惟凉薄,不及早除异类,慰我先灵。今藉吾皇在天之灵,默为呵护,群臣用命,百姓归心,东南各省,次第收复。谨依吾皇遗烈,定鼎金陵。秀全不肖,以体吾皇之心,与天下附托之重。东南既定,指日北征,驱除异族,还我神州,上慰吾皇在天之灵,下解百姓倒悬之急,秀全等不敢不勉也。敬告。”

洪仁轩的《诛妖檄文》:况削尔父母毛发,毁我往古冠裳,兵柄尽属满洲,大权尽归妖总。以渔课化为花粉,每年定例八百万两,胡梓里之长白山每年亦定收八百余万,既盗我邦之珍宝,又毒我国之身灵。年耗五千万银之鸦片烟,历教十八省人之拜妖佛,事事坏我纲常,条条制我族类,此文天祥、谢枋得所以死不事元,瞿式耜、史可法所以誓不事奴也。倘不乘此妖亡孽立之秋,天夺人弃之候,为中华雪数百年未雪之耻,为祖父复数百年未复之仇,则将来中华之自罹奇祸,屈而莫伸者,不堪为后人述矣。

中低层:《傅佐廷崔柱忠等会衔告示》:革狄夷之面目,复中国之规模,而重兴汉室于维新者也。


面对百姓:扫灭胡奴,恢复汉统





慷慨激昂、大义凛然、可歌可泣的太平军将领,即使在临刑前,也不吝啬表达自己的一腔爱国热情,誓死不悔带领汉民族反抗异族的奴役和压迫,对民族独立抱有坚定信念!





视死如归,至死不渝的洪仁轩,在国破家亡之际,大礼凛然地说“但思人各有心,心各有志,如今我只效法文天祥!”面对敌人的屠刀,他无所畏惧,鞠躬尽瘁,只求速死。洪仁轩在就义前留下了四句绝命诗“临终有一语,言之心欣慰;天国虽倾灭,他日必复生”

石达开留下诗句:

扬鞭慷慨莅中原,不为仇雠不为恩。

只恨苍天昏瞆瞆,欲凭赤手拯元元。

三军揽辔悲羸马,万众梯山似病猿。

我志未成人已苦,东南到处有啼痕。

若个将才同卫霍,几人佐命等萧曹。

男儿欲画麒麟阁,夙夜当娴虎豹韬。

满眼山河罹异劫,到头功业属英豪。

遥知一代风云会,济济从龙毕竟高。

李秀成就义前留下《感事诗》:

举觞对客且挥毫,逐鹿中原亦自豪。

湖上月明青箬笠,帐中霜冷赫连刀。

英雄自古披肝胆,志士何尝惜羽毛。

我欲乘风归去也,卿云横亘斗牛高。

鼙鼓声声动未休,关心楚尾与吴头。

岂知剑气升腾后,犹是胡尘扰攘秋。

万里江山多筑垒,百年身世独登楼。

匹夫自有兴亡责,肯把功名付水流?

如果太平天国是邪教,又怎能在檄文、公告中一次次写下“扫灭胡虏,恢复汉室”等豪言壮语?如果太平天国是邪教,铁血的将领们又怎会在英勇就义前书写下充满春秋大义的绝命诗词?如果太平天国是邪教,又怎会在他们的文献中丝毫找不到如何建立洋教的理念,反而却尽是光复民族的大义?

在那个汉人沦为亡国奴的年代里,禁止异姓结拜、禁止集会,民间的一切组织形式被满清牢牢压制,太平军选择借洋教起势,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太平天国从始至终的目标都是推翻满清的奴役统治,为汉族人争取民族独立。

纵观太平天国的兴衰,我看到的是誓死反清,恢复汉室的坚定信念;我看的是一个个大义凛然、慷慨赴死、铁骨铮铮的汉家男儿;我看到的是汉民族反抗异族统治、永不屈服的灵魂与精神!这种精神正是与明末那些致死抗清的仁人志士一脉相承,是汉族人在最黑暗、恐怖的统治之下民族精神的回归。

借洋教发迹的太平天国绝不是邪教,而是一场汉民族壮怀激烈的反压迫与奴役的斗争。

二、屠城说
对太平天国病诟最多的便是所谓的“长毛屠城”,把太平军刻画的如妖魔一般四处烧杀劫掠,十足的屠夫形象。带着这个疑虑,我仔细查阅史料,终未找出一星半点关于太平天国的屠城记载,如果太平军真的四处屠城劫掠,那必会如同治回乱一样,屠杀百姓的记录比比皆是,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首先,太平军军纪严明,太平军所到之处,百姓可安居乐业,甚得民心。

容闳《西学东渐记》对太平军、 ‘官军’曾作公平的记载,他说:‘居民对太平军较有信用,商不辍业,农不辍耕,无荒凉景象。而太平军对人民,亦未闻有虐待事,相处甚得。’又说:‘运河 (江南运河)两旁之田,皆已荒芜,草长盈尺,满目篙莱,绝不见稻秧麦穗。旅行过此者,设不知其中真象(指清军烧杀破坏),必且以是归咎于太平军之残暴,殊不知官军之残暴实无以愈于太平军。以予等沿途所见,太平军对于人民,皆甚和平,又能竭力保护,以收拾人心,其有焚掠肆虐者,治以极严之军法。

容闳在1860年对太平天国进行了实地考察,写到:悬重赏以募奇才,谓有能出力禁绝焚掠之事者,立酬巨金,并颁以爵位。又下令三通,一不许残杀平民,二不许妄杀牛羊,三不许纵烧民居,有犯其一者杀无赦。迨后忠王至无锡,曾有一该地长官纵任土匪,焚毁民居,忠王乃戮此长官以警众。

许多记载都说:‘民贼合一’,‘民不恨贼而恨兵’,‘贼如梳(没收富贵人财产),兵如蓖(无所不取)

就是曾国藩本人在同治二年《沿途察看军情贼势片》里也承认:太平军‘禁止奸淫’,‘听民耕种’,‘民间耕菠,与贼各分其半’,‘傍江人民亦且安之若素’。南京攻破以后,太平军还是‘民心未去’(《覆陈逆酋李秀成正法片》)。









既然太平天国军纪严明,甚得民心,那么太平天国屠城之说又是如何兴起的呢?

西方人富礼赐说:叛军既没有烧毁苏州,也没有烧它的郊区。而帝国士兵在忠王撤离无锡前,却放火烧了七天……苏州的郊区经常被提出来用于对长毛的谴责,尽管他们对该郊区的毁灭是无辜的。

在太平天国撤离扬州时的情况,《广陵史稿》也有明确的记载:

由此可见,烧毁苏州、焚掠扬州的暴虐行径,实乃清兵所为,而后嫁祸给太平天国,这种事情不是满清第一次干了,当年将屠川的罪责嫁祸给张献忠,而今又如法炮制嫁祸于太平天国,以此败坏起义军的名声,掩盖自己的罪责,用心极其歹毒。

太平天国战争期间,到底谁在屠城劫掠?谁在关爱百姓?



谭嗣同说:湘军以戮民为义,城邑“一经湘军之所谓克复,借搜缉捕匪为名,无良莠皆膏之于锋刃,乘势淫掳焚掠,无所不至,卷东南数省之精髓,悉数入于湘军,或至逾三四十年,无能恢复其元气,若金陵其尤凋惨者也”(《仁学》卷下)事实上湘军攻破一城,就是屠灭一城,也就是洗劫一城,所谓“城破时,百物同归于尽”(《批示徽州知府刘传祺禀》),就是全城生命财产,顿时化为乌有。

事实上,湘军的屠城劫掠记录不计其数,这些罪恶不是想抹杀就能抹杀掉的:

咸丰八年(1858年)四月,湘军李续宾部攻破九江,将城中近二万军民全部屠杀,李续宾的上司湖广总督官文在给咸丰帝的奏折中描述“城外勇冲杀而入,该逆(城内军民)无路可奔,号叫之声惨不可闻,自卯至午,歼除净尽……尸骸堆积,流水腥红”。对于湘军屠杀平民,官文这样解释:“奴才(官文自称)等查九江贼窟已阅六年,万余之贼顽梗负固,其中决无善类,设有胁从之民,必早投诚,设计逸出”(《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档案史料》第二十册)。





咸丰十一年(1861年)八月,湘军曾国荃部攻破安庆,数万安庆军民被屠杀。曾国藩的幕僚赵烈文目睹了这次惨祸:“杀贼凡一万余人,男子髻龀以上皆死。各伪官眷属妇女自尽者数十人,余妇女万余俱为掠出”,“军兴以来,荡涤未有如此之酷者矣”(赵烈文:《能静居士日记》)。曾国藩的亲信李榕也称:“通计前后杀毙援贼、城外垒贼、降贼及城中之贼实有四万余人,军兴以来,杀劫此为最重”(李榕:《十三峰书屋全集》)。

清军入城后,常常滥肆屠戮,四处洗劫,无论男女老幼尽被戕害。洪秀全当时是杀了一些人,主要是一些拒不服从反抗太平天国的人,从没滥杀无辜,当然太平天国在征战期间,肯定也存在一些杀人劫掠的个别现象,这也是在难免的,但是那绝不是太平天国的常态;相反清军杀人如麻,每破一城,不问男女老幼,全部予以杀害。相比之下,谁才是正义之师,谁才是视百姓为猪狗,我们一目了然。

三、毁灭文化道统说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考虑这样几个问题:是究竟是汉民族的自由与尊严重要,还是文化道统重要?是屈居于外族统治之下拼命维护被异族改造过的奴役人民的伪儒伪道伟大,还是不屈从于外族的奴役与压迫、奋起反抗、为整个民族赢得独立与自由伟大?在一个民族处于被异族压迫的状态时,是捍卫所谓的道统重要还是推翻异族统治争取民族独立重要?







首先什么是道统?(此处修改自@尊夏攘夷伦 )



华夏道统的理念,最早的起源来自于孟子,明确义理来自于韩愈,正式确定道统名称则是朱熹。核心意思其实是“华夏大道的正宗传承”。

孟子时继承了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的思想。孟子曰“由尧舜至于汤,五百有余岁;若禹、皋陶,则见而知之;若汤,则闻而知之。由汤至于文王,五百有余岁,若伊尹、莱硃,则见而知之;若文王,则闻而知之。由文王至于孔子,五百有余岁,若太公望、散宜生,则见而知之;若孔子,则闻而知之。由孔子而来至于今,百有余岁,去圣人之世若此其未远也,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然而无有乎尔,则亦无有乎尔。”

也就是说华夏真正的道统,到了文王以后,就去上古先王之道已远了。即使是孔子,按照儒家的观点,也不过是“由于离圣人之世未远,能闻而知之”。可见华夏的道统,到了周朝以后,就已经衰弱了。后面一代又一代的人,只能有接近它的理念,而很难完全重建它了。

所谓尧舜禹汤文王周公,为何会被人奉为华夏之道的传承者?尧舜之治,按照孔子的说法,“大道之行也,天下大公”。上古唐虞之政,华夏领袖(王)是被族人推举出来,要为天下效命的,所以领袖(王)不能专权,而成为的是华夏全族的发言人和公道者的角色。至于禹,则是华夏民族遭遇天下大洪水的时候,敢为天下承担救世救民之责,让天下华夏百姓摆脱了灾害之困,获得了安定和乐的生活,因而被天下拥戴为领袖(王)。他也是代表了华夏民族的大义和公认的。而商汤、周文王,他们都是在前朝末代暴君奴役百姓,鱼肉天下,滥用王权,为自己的统治特权和私利服务的时候,敢于带领全族反抗暴政和压迫,让天下拥戴、支持、追随,为华夏百姓恢复了自主、权利和尊严。他们也被天下推举为正统的领袖(王)。而周公,则是周朝政治的确立者。唐虞靠道德之政,夏禹靠功劳之政,商汤靠财富之政,文王靠宗法之政。他们的政治制度并不完全一样,但是他们不同政治下的“道”都是一脉相承的,就是合于华夏民族(汉人)的天下公义,让大家从心底认可他们,赞赏他们,愿意配合他们施政于天下。他们才被后世称颂为“道统”的代表。

曾国藩那套是道统吗?满清奴役华夏,压榨汉人,把敢于捍卫衣冠发式,自由尊严的汉人都杀光,留下一批顺奴统治起来,本来已经是罪大恶极的事情。满清后期,更是勾结西洋人一起压榨汉人,所以普通汉人贫困不堪,精神萎靡,所以他们才要推举洪王为反清领袖,造反推翻满清统治。曾国藩不但不与洪王合作一起推翻满清,重开道统论者眼中的“尧舜禹汤文王之政”,反而继续听命于殖民者的驱使,屠杀同胞,压制反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曾国藩之流完全违背了他所推崇的孔孟的初衷,孔子追求现实中的仁政,同时把尧舜德治看作是最高理想;孟子称赞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但曾国藩却逆天背人而行。明知道天下汉人都想要反清复国,却硬要死守满清儒书的字面意思。这按照华夏道统,应该一起把曾国藩当作无道者而杀掉才对。即使是提出“道统”一词的朱熹,也不会允许曾国藩之流在世上荼毒的!明辨华夷的孔子也曾说“狄夷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曾国藩为异族狄夷统治者压迫自己的同胞,实乃假道统,真汉奸。

不是把“道统”、“儒”放在嘴上的就是真道统,真儒家。明太祖、洪王、孙中山,他们在起兵讨伐夷狄奴役汉人的时候,并没有怎么把儒家放在嘴上,但是他们却合乎儒家“尧舜禹汤文王”之理想。他们可以被看作华夏道统的传人!还是那句话,谁要奴役汉人,压迫汉人,鱼肉汉人,把汉人作为马牛驱使,就像商汤、文王一样,铲除夷狄暴君,捍卫天下汉人的公义,保卫天下汉人的利益。让天下汉人从心底敬仰你,愿意追随你一起战斗,让天下人自主自立、自强自尊,你就是华夏道统的传人。华夏之道,不只是看你说什么,更是看你做什么。“华夏道统”承载的是华夏大义,人心所向。不管断儒家也好,道家也好,还是其他思想,能让汉人摆脱被侵略,被奴役,让汉人获得自由、权利与尊严,这就是尧舜禹汤文王周公一脉相承的东西,也是我们汉本位者一直追随的东西。华夏复兴,天下正义,永远不朽。

太平天国期初确有砸孔庙、斥儒家经典为妖术的行为,这不可否认。洪天王试图铲除的是用于奴役汉人的夷狄之儒,而让真正的天道大义复苏于天下,在此过程中,他们并未分清被异族改造的伪儒与真儒的区别,就对孔庙横加破坏,这是太平天国的局限性。但是不能据此就说明太平天国是毁灭华夏道统的,如果他们真的意图毁灭华夏道统,又怎会在占领天京之际,率先认祖归宗,祭拜明太祖?又怎会颁布“天朝田亩制度”,把土地还给汉族百姓?这点不正是践行了礼运大同篇的华夏道统吗?太平天国从始至终的口号与信念都是驱除胡虏,恢复汉统,而从未对宗教有任何诉求,更没有大肆建造教堂。当时曾到过天京的西方人富礼赐曾发表评论说“天王之基督教不是什么东西,只是一个狂人对神圣之最大的亵渎而已。”这就更加从侧面表示,太平天国之洋教,只是组织起义的手段,从不是目的。

结语
太平天国对满清不屈不挠,对英军不卑不亢,坚定不移的抗击着殖民者,反抗着外来入侵者,如此浩然正气的民族大义早就胜过了勾结英军屠戮压制汉人的曾国藩,更加羞煞了宁与友邦不予家奴的满清统治者,如果这不是华夏儿郎的精神与气节,那什么才是华夏儿郎的精神与气节呢?





太平天国不是邪教,也从未屠城,而是自始至终的站在民族大义的角度上,力图推翻满清,恢复汉室。我承认太平天国靠洋教起势、毁孔庙、反儒家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是绝不能因此否定太平天国,否定太平天国坚定的汉本位立场,否定汉民族果敢坚毅的反抗精神。如果没有太平天国,辛亥革命就不会如此顺利,正是有太平天国做铺垫,革命党人才成功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至此,太平天国未完成的大业,终于在60年后得偿所愿,汉民族在甲申国难之后的267年推翻了异族的压迫,赢得了民族的独立与自由。纵观这267年,无数的血泪,无数的尸骨并没能把我们的民族精神埋葬,抗清的斗争在满清一朝从未停歇,这便是汉人永不屈服异族奴役的抗争精神。

最后说一句:以人为本,而不是以文化为本;不做奴隶的地板永远高于做奴隶的天花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Xiaochuan Wu|Archiver|手机版|中国社会民主党  

GMT-8, 2018-10-15 04:33 , Processed in 0.01821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